传统企业该如何运用“互联网+”?

2015-11-13 00:00:00141

“互联网+”是创新2.0下的互联网与传统行业融合发展的新形态、新业态,是知识社会创新2.0推动下的互联网形态演进及其催生的经济社会发展新形态。“互联网+”代表一种新的经济形态,即充分发挥互联网在生产要素配置中的优化和集成作用,将互联网的创新成果深度融合于经济社会各领域之中,提升实体经济的创新力和生产力,形成更广泛的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和实现工具的经济发展新形态。 

传统产业与互联网是“互联网+”,而不再是“+互联网”

  传统企业的互联网化转型,其本质就是业务流程再造(Business Process Reengineering)。传统企业高效利用互联网,以业务流程为改造对象和中心、以关心客户的个性化需求为目标、对现有的业务流程进行根本的再思考和彻底的再设计,利用先进的制造技术、信息技术以及现代的管理手段、最大限度地实现技术上的敏捷化和管理上的职能集成,以打破传统的职能型组织结构,建立全新的过程型组织结构,从而实现企业经营在成本、质量、服务和速度等方面的戏剧性的改善。

  因为在工业4.0阶段,互联网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信息网络,它更是一个物质、能量和信息互相交融的物联网,互联网传递的也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信息,它还可以包括物质和能量的信息。互联网自身的演进导致了它角色的变化。某种意义上讲,今后的互联网已不再是一般意义上的工具,它会上升为矛盾主体,从设计、生产、销售到售后的全流程对传统产业进行改造。传统产业则可能变为被+的对象。

了解“互联网+”,必须知道“信息论”

  香农(Shannon)一直认为大家过度解释了他的理论,他其实只对信息的传输感兴趣,在他看来真正有价值的事情是信息的传播,而不是信息的本身。在我看来,香农大概是对的,因为真正起作用的是网络,而不是网络中每片信息所代表的意思。如今互联网的发展,已经印证了这种趋势,并且在继续发展着。

  文字的出现,让人类能够进行逻辑思考;印刷术的出现,让信息可以大规模的复制出现;电报的出现,让人类能够快速地知道万里之外发生的事情;互联网的出现,把整个世界都联系在了一起。

  互联网在逐步地改变人类的生活、工作方式,改变着人类的结构,改变着财富的产生与分配。Piketty认为,整个世界正在变得不平等,资本/收入比在不断提升。然而,互联网正在改变着这件事情。一帮天才不再为了“金钱”、“继承”而集聚财富,他们不断地开发出能提升社会福利的产品,同时也将集聚的财富归还给社会。

了解“互联网+”,必须知道“组织的边界已经模糊”

  科斯在他著名的《The Nature of Firm》一文中指出,当交易成本高于管理成本的时候,企业会通过科层的行为内化这些交易行为,企业与市场的边界就此产生。当互联网在逐渐降低交易成本的时候,我们发现企业的边界在不断地缩小,传统的工业企业也正在进行“工业转基因”。工业4.0的时代,工业企业正在向复杂定制化产品进行转型。

  在互联网未出现之前,当智能化数控机场以及机器人还不是那么普及的时候,传统企业通过规模经济(economy of scale)及范围经济(Economies of scope)来提高生产效率,从而能大规模满足大众的需求,当然这以牺牲个性化为代价。然而,企业利用这种优势,把人类从物质匮乏时代带入了个性化追求时代。当人们从无变成有之后,他们就会有更高层次的追求。传统的工业是无法进行复杂定制化生产的,因为成本极其昂贵。

  克里斯坦森教授在《创新者的窘境》一书中指出,颠覆式创新总是在行业外出现,正如我们现在整天微信而不再发短信一样。对于传统企业而言,一些创客(maker)正在努力向复制定制化产品努力,这就要引起高度的重视。在创客1.0时代,创客们仅仅做自己感兴趣的产品;而到如今,人人都是创客的时代,他们也正在努力让自己的这些创新让更多的人来受益。

  对于传统企业而言,今天你还可能生产自己的产品,产品上有你自己的logo。那么到未来,你可能就变成了一个生产基地。那么,传统企业如何进行转型呢?这是一个伟大的课题,没有人有现成的答案。唯一能够给出的答案是:变化,自我颠覆。

  克里斯坦森教授给出了一些建议:无非是从大企业中独立出一个机构,其试水新兴生态系统,这个机构可以去找新的消费者与市场,可以满足于较少收益,可以有独立的流程和价值观,并且大企业源源不断地提供资源支持。流程与价值观,是公司脱离于个人和其他资源而自有的机构能力。流程是公司的输入到输出的过程中,人们所采取的互动、协调、沟通和决策的模式,价值观是在确定决策优先级时所遵循的标准。

  革命革到自己的头上是最难办的事情,除了勇气之外,更需要一些智慧。西楚霸王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,但没有智慧的勇只可称之为“匹夫之勇”。管理是一门科学,科学需要智慧。

利用“互联网+”,必须创新性地使用新型管理理念与工具

  创新是一项复杂的过程,需要不断地吸收外部的“异质性知识”,从而不断地降低系统的熵。对于传统的企业而言,跨界可能是不错的选择。为了使得组织有足够的知识吸收能力(absorbing capacity),除了增大自身的知识存量之外,还需要从组织结构上进行调整,尽可能扁平化,这样才能使得吸收到的知识快速消化并产生新的知识。

  创新是一项高风险的事情,为了能够降低风险,精益创业的思想跟方法可以被企业高效地利用。组织的决策一半都是错误的,未来,组织也不可能避免错误,但是我们能做到的是,尽量减少错误的成本。原本一个失误烧掉1000万,现在期望的是损失几万块就能够回头。小规模实验,大范围推广,最值得学习的企业家其实是邓小平。用最小的成本去试错,这就是所谓的精益创业。

  此外,仅仅有互联网化的口号肯定不够——需要贯穿组织架构、激励机制、文化氛围都与互联网文化的互联网基因,不仅包括对外知识型员工的管理,产品型企业向服务型企业、体验型企业的转型,还包括组织结构的调整,更包括对组织结构的调整、文化的调整,甚至是股权的调整。

  事实上,已经有擅长管理转型带动经营转型的海尔,对内部组织结构和管理方式进行了大幅度调整,颠覆了传统的企业观念,把每一个人变成创业者。他们认为互联网把所有传统的东西都颠覆了,并提出:鸡蛋从外边打破一定是人们的实物、如果从内部打破一定是新的生命。

  更有已经在移动互联网领域风生水起的华为,提出用数字赢得未来,数字化重构新商业的观点,认为未来的企业,不论从事何种行业,也不论企业规模的大小,首先是一个高科技企业,不能充分利用信息技术实现业务深化和企业改造的,就没办法找到信息时代的生存空间;更认为未来是“互联网+”的时代,“+”后面是什么,有足够的想象空间。

  未来正在大家探索的路上,整个社会资源的高效配置也会因为大家的共同努力而被优化,互联网+会给人类社会带来足够多的社会福利,让我们共同拥抱这种变化,期待这种变化带来的结果。